好文章阅读网
当前位置: 主页>故事会> [新传说] 半杆老枪

[新传说] 半杆老枪

时间:2019-12-18 来源:admin 点击: 次

  1
  
  那年,我在外地一家公司打工,认识了一个叫华倩的女孩。华倩虽然长相平平,可心眼好,又聪明又贤惠,还会炒一手好菜,正是我理想中的伴侣,于是我就围追堵截,展开了爱情攻势。谁知华倩一直对我不冷不热,不管我用尽什么方法,都不能取悦她。最后我心灰意冷,准备放弃时,她却突然来了个九十度大转弯,竟然接受了我,让我又惊喜又困惑。
  
  华倩家在老君山下,这年过中秋时,按照她老家的习俗,我这个未来的女婿要上门拜岳父岳母。我们俩向公司请了假,坐了一天一夜火车,终于来到了老君山。
  
  关于老君山的威名,我是早有耳闻,听说老君山坐北朝南,依云靠海,三百里原始森林郁郁葱翠,山底下有龙脉,是个风水绝佳的宝地。这些年从老君山走出去的年轻人,大多事业有成,不是当官就是开公司做老板,再不济的干个小职员,做点小生意,也是人财两旺。周围的老百姓都羡慕老君山下的人,说他们老祖宗真有眼光,选了个风水宝地留给子孙后代。
  
  到了华倩家,他父母都是实在人,对我热情招待,未来老泰山更是搬出窖藏的老酒,我们爷俩开怀畅饮。酒至半酣,我趁热打铁,忍不住提出了想尽早结婚的请求,说完,我小心盯着老泰山的表情,生怕他皱眉头。谁知道老泰山却呵呵一笑:“好啊,我听倩倩说过你为人厚道,你们的事就尽早办吧。”
  
  真是出乎我的意料!我一高兴,就多喝了点酒,当晚醉得一塌糊涂,就睡在了华倩弟弟房里。
  
  第二天一早,宿醉未醒的我被华倩揪着耳朵叫醒:“快起来洗把脸,今天我们老君山的族长要开祖堂了,所有人都要去。”
  
  “祖堂?”我知道当地人每个大家族都有祭祀祖先牌位的庙堂,就问华倩是不是这个。华倩点头,然后神秘兮兮地笑说:“算你小子有福气,我们这里每年只开两次祖堂,是我爸没把你当外人才让我叫你去的。你不是想知道我们老君山为什么风水旺吗?这个秘密就在祖堂呢。”
  
  “真的吗?”我一听来了精神,赶紧起床洗漱,然后跟着老泰山一家到了老君山下的一处老庙似的建筑外。
  
  老庙正门是两扇红漆大门,牌匾上写着“华氏宗祠”四个金字,老君山大多都是华姓,看来这就是他们的祖堂了。只见一位上了年纪、须发皆白的老人,在门外的香案前,三跪九叩,点上三支朝天香,然后高声大喊:“开祖堂喽!”话音刚落,周围乌鸦鸦的人群全部跪下行礼。我还傻呵呵的站着看热闹,被华倩一把拉倒,也马马虎虎地行了个礼。
  
  开了大门,他们一帮族人又进行祭祀什么的,我对这个没兴趣,就信步看祖堂周围的风景。这华氏宗祠是座两进两出的四开院子,东西南北的堂屋斗檐飞拱,雕梁画栋,宗祠外靠老君山,树木葱郁,鸟语花香,真是个好地方啊。我正感叹着,华倩风风火火找到我,拉着我就走,我问她干什么,她白了我一眼:“你不想当华家的女婿了?赶快去拜祖宗圣物啊。”
  
  她拉着我来到正殿,就见五个和我一般年纪的小伙子,正红着脸,手足无措地站在一尊神龛前,四周的人都在笑嘻嘻地对他们指指点点,品头论足。我一问才知道,他们也是老君山未来的女婿,按照这里的规矩,必须拜过老君山的祖宗圣物,才被老君山的人接受。只见老族长庄重地揭开遮盖神龛的红布,高喊:“老君山的女婿行礼了。”我偷瞧了一眼神龛,发现里面没有什么灵牌之类的东西,只有一杆黑糊糊的鸟铳土枪样的东西,说是一杆也不太确切,这杆鸟铳或土枪竟然没有枪筒,只有半截枪杆子,这就是老君山的“祖宗圣物”?
  
  我们都愣了,这时老泰山在后面着急地叫我赶快行礼,见我还呆着,忍不住上来轻轻踢了我屁股上一脚。我回过神,赶紧行礼,其他几个未来女婿一见,也跟着我拜那个奇怪的圣物。
  
  晚上回到家,老泰山一家对我更热情,华倩也一改平时的端庄,满脸甜蜜地依偎在我身边。老泰山给我倒满酒,歉意地说:“踢的那一脚不疼吧?”我傻呵呵的连说没事,心想只要你把女儿给我,再踢几脚也行啊。话虽这样,可关于那个神秘的圣物,我却一直心存疑惑,而老泰山也知道我在想什么,就乐呵呵的呷了一口老酒说:“你是不是一直憋着想问,那件圣物到底是啥东西?为什么我们这里所有人都要对它顶礼膜拜,是吗?”我点头承认。老泰山说这个秘密所有老君山的子孙都知道,而那件圣物,正是老君山风水旺的根由啊。于是,他向我讲起了一个关于老君山的故事。
  
  2
  
  民国时候,老君山下有个叫华三炮
  
  的猎户,使一手好鸟铳,百步之内打鸟雀百发百中。而且他还会下圈套,挖地笼,使麻药活捉凶狠的野狼狐狸和野猪。老君山三百里原始丛林,野兽遍地,靠着一手好枪法和捕兽手段,华三炮的日子过得很殷实。不过这华三炮也有个奇怪的规矩,就是不论啥原因,进山打猎他只带三发子弹,只开三枪,而且只杀公狼公野猪公狐狸,绝不杀母兽和幼崽。
  
  这年冬天,华三炮打猎下山时遇到了一个冻昏在雪地的小叫花。华三炮发妻没有生育,他就把小叫花背进家里,起名华齐,认为了义子。华齐人很机灵乖巧,嘴巴又甜,把华三炮哄的很开心,华三炮就把自己的枪法和捕兽技巧倾囊相授。这华齐人也聪明,不出几年枪法已经不下于华三炮,而且华三炮第一次带他进山打猎,他一枪就撂倒一头野猪。华三炮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:“好小子,不出五年,你的枪法一定超过我。”
  
  华齐枪法虽好,却没有多少开枪的机会,因为华三炮规矩很严,打猎只许开三枪,哪怕眼前跑出头老熊,也不准再开第四枪。华齐很郁闷,不禁说:“这满山野兽取之不尽,为啥不能多开枪?”华三炮狠狠瞪了他一眼:“人要懂得自知自律,三头野兽已经够我们全家十日的口粮,多猎杀那么多,有啥用?”